当前位置:主页 > 曾夫人 >

谁有郭德纲长篇单口相声《丑娘娘》全本台词?重谢

发布时间:2019-10-06   浏览次数:

  第一回 野草闲花遍地愁, 龙争虎斗几时休 抬头吴越蜀 再看梁唐晋汉周 感谢朋友们的光临,今天晚上呢,给您说一段长篇的单口相声,叫《丑娘娘》。故事离的现在呢不算太远,家里要是有老人的回去问一问,当然了问父亲问叔问大爷呢可能不知道,问问祖父可能还有记得的……春秋战国时期啊,别问啊,我估计没有赶上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哪啊,临淄,山东临淄,为什么叫临淄呢,它东临淄博,所以说叫临淄。春秋的时候,这,是齐国的首都,齐宣王田辟疆在位的时候,流传的这么一段故事。 就这一天,清晨起来,银安殿上是灯火通明,文东武西列立两厢。大太监两旁边服侍齐宣王转屏风入座,龙书案后边一座,是面沉似水。文武群臣一瞧,这心哪,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坏了”,怎么呢,臣伴君王羊伴虎,这个皇上一般来说二百五的居多,你敲着这会儿高兴,一会儿不定因为什么就犯病儿。一拨楞脑袋,这几个就宰了,所以说大伙都害怕,心说怎么了,大王千岁今天因为什么呀?嗯?可是没人问,因为什么呀,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你要一问备不住这祸事就要临头。 都站这儿站着不说话,这儿瞧着。再瞧齐宣王,沉吟半晌,拿手一拍桌子:“唉,你说他娘滴这是怎么了滴这是”怎么这样说话,啊,那个年头,这个是当时的普通话。啊,因为它首都啊在山东,都得这么说话“哎呀,这是怎么滴了这是?” 旁边大太监瞧见了:“大王千岁,您到底因为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呀?” “我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这个梦做得我这个心里面不是滋味儿。” “大王千岁,您梦见什么了?” “这个事梦说来话长咧,晚上我睡觉啊,我躺着,我迷迷糊糊就觉着呀,这个眼么前儿啊,出来一个花儿,一大盆花儿,这个花上啊,十二片叶子一个花骨朵,我站这儿看着吧,猛然间哪,山崩地裂下了雨咧。这个雨呀,把这个花儿浇湿咧,我觉着挺好啊,这个花要旱不就旱死了么,这一下雨好咧,旱花得雨呀,我正美呢,这个花儿打这个盆里出来咧,它头里走我后边跟着,跑来跑去,跑到皇宫内院,昭阳正院,顺着昭阳正院这个门儿,吱溜就进去咧,我一害怕我就醒咧。你们大伙知道,啊,孤王我昭阳正院不干净,这几年死了三个娘娘了,到现在,昭阳正院空着宫空着三年咧,难道说天下大乱要出妖精吗?” 旁边大太监乐了,“大王千岁,您别多想啊,好事儿!” “啊,怎么着小子,你还会圆梦啊?” “啊,是。我觉着这是个好事。” “啊,你说说吧。” “这个,旱花儿得雨……这是好事儿啊,飞入朝阳正院不用说,估计这朝阳正院以后得改花儿窖,您看我说这……” “玩去,去!什么乱七八糟啊,这是。不对!你这个话说得不对。” “大王千岁,我说的不对不要紧的,文武群臣里边才高智广,您看看谁聪明让他们出来给您圆圆梦吧。” “好,问问他们吧。”

  展开全部节草闲花遍地愁,龙争虎斗几时休。抬头吴越楚,再看梁唐晋汉周。感谢朋友们的光临,从今天起,给大家说一段长篇单口相声,叫丑娘娘。故事呢,离现在也不太远,家里要是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一问。当然了,问叔叔问大爷的都不知道,问问祖父的可能有知道的。春秋战国时期啊……别问啊,我估计没有赶上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哪呢,临淄,山东临淄,为什么叫临淄呢,因为他东临淄博,春秋的时候,这是齐国的首都,齐宣王,田辟疆,在位的时候,流传的这么一个故事。

  就这一天,清晨起来,银安殿上是灯火通明,文东武西列里两厢,大太监两旁服侍这齐宣王转屏风入座,龙书案上一座,是面沉似水。文武群臣一看,这心啊,都提到嗓子眼了,坏了,怎么呢,陈伴君王羊伴虎,这皇上啊二百五的居多,你瞧着这回高兴,一会不见得因为什么犯病。一布鲁脑袋,这几位就得给宰了。所以说,大臣们都害怕,心说怎么呢,大王这是怎么了?可是没人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要一问备不住这祸事就要临头,都在这站着不说话,瞧着。再瞧齐宣王,拿手一拍桌子,“唉,你说他娘的这是怎么的了啊?”怎么这样说话?啊,那个时候这是当时的普通话,因为他首都在山东,都得这么说话。“哎呀,这是肿么的啦,嗯?”旁边大太监瞧见了,“大王千岁,您到底因为什么啊这么着急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做的我心里不是滋味。”“大王千岁,您梦见什么了。”“这个是说来话长了,昨天晚上我睡觉躺着,我迷迷糊糊就觉着这眼把钱啊,出来一个花,一大盆花,我在这看着吧。猛然间啊,山崩地裂下了雨咧,我觉着挺好啊,这是旱花得雨啊。我正美呢,这个花从盆里出来咧,他前头走我后头跟着,走走走到了后宫朝阳正院,滋溜一下就进去了,我一害怕就醒了。诸位爱卿都知道啊,我那个朝阳正院不干净,这几年死了三个娘娘咧,到现在这个朝阳正院是空宫三年,么有娘娘,难道说天下不太平要出妖精吗?诸位爱卿有没有会圆梦的啊,给我圆圆梦。”话音刚落,由从文班当中出来一个老臣来,多大岁数呢,五十多岁,身材非常伟岸,得一米二左右。这么大个,腰系八宝攒珠玉带,手拿象牙护板,推金山倒玉柱撩袍便拜口称万岁,为臣能给万岁您圆这个梦。齐宣王一看很高兴,谁啊,晏婴晏平仲大丞相。“怎么你能圆梦啊,我不知道你有这个手艺啊。”“我这原来学过,嘿嘿,旱花得雨这是大吉大利,入朝阳正院,不用说,这是有一位国母皇娘要来服侍大王。”“怎么着,我这个朝阳正院要来娘娘咧,你算算这个娘娘长的好看吗。”“天下无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你说这个事,陪伴,找娘娘去。”“大王大王,您这正事还没办呢。”“什么正事,找娘娘就是正事,这个有什么国事过几天再讲吧,哈。走,咱们找去。”“大王您太着急了,今天不行,得明天,明日清晨你我君臣二人够奔苍山伐马岭,我带着您去,到那,就能找到这儿国母。”“行了,行了,没事咧,散朝了。”回到后宫这个高兴啊,来人啊,把我那褥子背活收拾好咧,我早点睡,明天早起去找娘娘去。“不是这太早这还没吃中午饭呢。”“哦,是太早咧,明天早点叫我吧。”这一宿,齐宣王没睡踏实,第二天很早就起来了,叫着这位大丞相晏婴晏平仲,“走咧,找娘娘去,能找住吗?”“准能找住。”“好看吗?”“天下无双。”“行咧。”君臣二人带了五百御林军这就去苍山伐马岭,来到这个地方勒住了坐骑,齐宣王在这喊:“娘娘,娘娘,娘啊”“大王,这喊出去容易误会。”“在哪里咧,怎么还没有啊。”“您别说这个,就在前面桑林之内,没别的,您自己进去,桑林里面你把事情一说,娘娘自然是从天而降。”“好咧,你别管咧。”鞭鞭打马,来到桑林里面,一瞧,哪有人啊,周围都是桑林。坐在马上一嘞斯将,“这个,树前树后树左树右树上边树下边的都听着了,我是齐宣王啊,我来这找娘娘了,这个,谁要是出来啊,谁就是我的国母,谁就是我的正宫娘娘。娘娘,爱妃,你在哪里咧,我的爱妃啊。”话音刚落,由打树上有人搭茬了,“大王千岁,小妃来了啊!!!”由打树上边一团黑云,呜一下就下来了,由打平地一站,齐宣王坐在马上仰着脸瞧她。《音乐爱好者》可以提高自己的音乐修养!“我的亲娘啊!”

  这主俺今天来说一米九二,一脑袋红头发,大眼珠子,高颧骨,这嘴啊,要没耳朵能裂到后头去,一嘴的獠牙,往这一站,肩宽背后膀大腰圆。手伸出来,手指头跟棒槌似的,往这一站。“嗨,我说,你就是齐宣王吗?”“啊?是啊,是我,你是谁啊?”“大王千岁,小奴家这厢有礼了!”一掀这衣裳,苦痛一下就跪下了。齐宣王一看吓坏了,“救命啊,俺的娘啊,我的亲娘啊,你是谁啊?”“你不是找皇娘吗,我就是你的国母皇娘啊。”“哎呀,你是我奶奶啊。你抬脚我看看,好家伙,这个脚这么大个,你打算干什么。”“我打算干什么,不是你喊的吗,啊,树前树后树左树右的,跳下来就是你的国母皇娘啊,我就是你娘娘啊。”“我能把话收回来不,我说了不算。”“那那行啊,金口玉言,那能不算啊。”“哎呀要了亲命了。我跟你说啊,我是找娘娘了,可是我没想到我找出你这个品种的来了,我,我,我,咱回头再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吧。”“不是,我看你我瘆的慌。”“你看惯了就行了,你白天看着害怕,到了晚上咱俩一被窝……”“我就死咧,我就死咧,我就活不了咧。哎呀,奶奶啊,我就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咱俩算拉倒了你看行吗。”“那不行,孤男寡女说半天话了,你这个年纪我这个岁数,舌根子底下压死人,有个会说不会听的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得顾全,这个!”“哎呀,你怎么也听相声啊。哎,这个事儿这样,荒郊野外,他这个没有媒人,没有证人这个事儿怎么成呢?”“那不要紧的,你喊一声,要是有人来保媒,这事就算成了,要是没人,就算了了。”“好,你听着,我说各位啊,我是齐宣王,我出来啊,是来找娘娘的,可我没成想我找到她这个品种的了。她额上我了现在啊,有没有人来保媒啊,没有就算咧。”

  话音刚落从桑林外面搭茬了,“为臣情愿做媒!”有打外面,鞭鞭打马,晏婴晏平仲进来了,齐宣王一看,“我宰了你的心都有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进来干什么。”“万岁,不是您叫我吗?”“谁叫你了!要了亲命了。我问问你,当时你怎么说的,我问你好看吗你说什么,天下无双,你看看这个”“大王,这样的你能找到第二个吗。”“哦,也是,这也怨我没问清楚啊,怎么办啊这事,怎么办捏?”“大王,您就答应了就是。”“啊!这事能答应吗?”“您凑活”“你怎么不凑活捏?给你行不行啊?”“我家有。”“我家也有。”“您家有你还出来。”“可说是捏,怎么办捏。”“大王千岁,我跟你说,您今天纳了此女到明天大齐国风调雨顺是国泰民安。又何况,您金口玉言怎么能说了不算啊,您这次说了不算明天可就什么都不算了。”“那不成,那得算,要不就都造反了,那这样吧,你叫什么啊。”“我复姓钟离单字名春,叫无颜。”“钟离春钟离无颜,那以后我怎么叫你。”“你就管我叫美人就行了。”“我亏心不亏心啊。”“你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吧。”“你家住哪啊。”“我家就住这,我们那叫钟离村。”“哦,家里还有什么人啊?”“父母双全,还有俩哥哥。”“挺好啊,你那俩哥哥也都张你这样啊。”“没有,都挺精神的。”“是啊,那你这个还属于挺稀有的品种啊,挺好啊,给这个社会带来很多乐趣啊。今天是四月初一,五月初一我上门迎娶,怎么样捏。”“好,那你给我点证物吧。”“要证物,我今天什么都没带。耶,我把这儿丞相给你吧,你把他弄走。”晏婴说大王你这是干嘛啊。“我恨你知道吗,我想弄死你啊。我什么都没带着”“大王啊,您把您腰上的八宝攒珠玉带给她,这是先王遗物,给了她,才算有诚意。说明您是认真的,您是赤城的。”“我还认真捏?好!舍咧,这个八宝攒珠玉带给你列。”“多谢大王”接过去了,齐宣王看看她“唉,你拿走吧,这个东西是你的了,这个是你回去跟你爸妈说说。你要是忘了就不用提了,不要紧的啊,行了,走吧。”这就带着这晏丞相回京了。

  回去之后君臣怎么埋怨,怎么说,咱们不提,转过来说这位大美人,钟离娘娘。那怎么这么丑呢,这里有个小故事,这主啊,别看丑,还真不是凡人,谁啊,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天上呢,有一个负责人叫玉皇大帝,他跟王母娘娘他们两口子呢,一共生了九个姑娘,九个仙女,其中这位六公主心肠最好,钟离无盐的前身呢,就是这六公主。这天呢,这几个公主凑一块,说天上也没事 咱们找个地出去洗个澡吧。王母娘娘这几个姑娘净出去洗澡去了,一洗澡就出事。这天又去了,说哪新开了一家说不错咱们过去去吧。来到这了,下池子泡着去了,她们怎么泡呢,这学校不让说。她们这正泡着呢,往地下瞧,一看人间是狼烟滚滚,刀兵四起。这六公主就问姐姐们:“姐姐们,你瞧这是怎么了,他们这是干啥呢?”大姐说你不知道,这是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纷争,民不聊生百姓们是哀声四起。“难道说没人管这事吗?”“谁管啊,这事谁能管得了。“不成,我得跟父皇说这个事儿,这个事儿我要管!”腾一下子出来奔凌霄宝殿。 来到凌霄宝殿跟玉皇一说,玉皇正看书呢,“什么事儿啊,闺女?” “这天底下正闹着我去呢,我打算给他们解决这事儿。”玉皇叹了口气说:“这事儿你管不了,为什么呢,这个人间的事很难管,谁要是管这个事儿谁自己麻烦太大。”姑娘说:“没事,我愿意去我要为人们做点好事。”“这个,你去他得受罪……”“不要紧的,受罪怕什么了?只要让百姓们安居乐业我情愿受罪。而且,我要把这些个好事都做过来让天下太平五谷丰登。”玉帝很感动:“好闺女!有这份心很难得,我们大伙们都像你学习。” 神仙们都很感动:“向六公主学习!”都说完了,“那你去吧,去吧。”去可是去,要想下凡这样走不行。据说天上有这么个规定,我们也没查过这个守则据说有条规矩——神仙下凡之前哪,不能以本来面目下去要有一个伪装。什么伪装呢,就是有一些个皮。各种,有人皮啊兽皮啊各种的皮跟那挑着你自己那儿择,我来这个,披好了你就下去,到下界你就是这个。这个六公主呢眼神不好有点散光一不留神拿了一张跟人皮最接近是夜叉皮。夜叉咱都知道,想当初有这么一传说嘛哪吒闹海打死巡海夜叉,为什么打死他?长得齁寒碜,比那齁还寒碜!难看,就可见夜叉有多难看了。六公主也没瞧,拿过来就穿上了都弄好系上扣儿,一照镜子哭了“怎么这样呢?”来不及了,时间到了,四大金刚过来拿过公主“啪”就扔下去了。

  来到下界转世投胎苍山砝码岭凤凰庄钟离家。老爷子呢叫钟离天雕,老两口人,还俩儿子——钟离文、钟离武,就喜欢姑娘。呵老太太这回一生生一姑娘。孩子一出生当时接生婆吓哭了,没这么寒碜的了。而且越长大越寒碜,不光寒碜脾气还大出来进去跟街坊小孩打架一天得打残废三、五个。为什么呢,她管闲事,大个欺负小个的她看不公过去乒乓五四把大个儿的胳膊撅折了,没有一天不惹祸的,后来把老爷子气坏了,这孩子要她干嘛呀有这孩子挑费太高了,我带你走吧深山老林豺狼虎豹吃了你就得了。带着孩子去了把她扔的山里面老头自己跑回来,全家还哭呢,你瞧瞧这么狠心,不管怎么说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怎么忍心把孩子仍在那儿呢!正哭着门一开她回来了,这儿拉一狼这儿扛一老虎回来。家里吓坏了“这怎么回事?”“这狗咬我,这猫挠我。”老太太说“傻姑娘,那是狼那是虎。”“哦,总说老虎老虎这就是?太好玩了”扭头就走。“你干嘛去?”“我逮活的去。”“快回来吧,回来吧。”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天天没事村里面晚上都睡觉她不睡觉,干嘛呀围着村转这么三圈看有坏人没有巡个逻什么的,净干这事,村里面拿她当民兵排长这么使唤。闲着没事呢,地上待着难受“腾腾腾”俩飞子上树,上树上摘那个桑葚吃,淘气嘛。一上午摘这么八、九、十棵树的桑葚都吃了它。今天跟这儿正待着呢,听见底下有人喊很高兴,才有了这么一段故事,齐宣王跑到这招娘娘把她招来了。回家之后跟家里人一说,“我现在是娘娘了,我是娘娘。”她爸爸气的:“走,闺女走,咱上山里去走。”“我不去不去。”“是啊,你是不用去老虎都打干净了。怎么胡说八道的你,你哪的娘娘?”“我跟齐宣王我们两口子,我们两口子我们好极了,他今天认了我了,我国些日子我就上宫里住去了。他爱我我爱他,我们又织布纺棉花,他帮助我我帮助他呀,做一对……”“别唱了,别……什么玩意这是!”“你们信吧信吧,真的这事。”

  嚯,打她这开始撺掇她母亲还有俩嫂子赶紧给我准备嫁妆。准备嫁妆准备吧,出去买。买了五十丈红布回来给做鞋,买吧,都弄齐了准备好了等着吧,头三天家里落桌鸡鸭鱼肉买得了这一炒菜,全村人都来了,怎么着啊,咱们村这个壮士要当娘娘了,好事啊好事啊一国之母母仪天下,好太好了代表齐国。大伙庆祝吧都上这来,等着吧,全村人跟他们家吃,一吃吃了三天,吃到五月初这一天到正日子了,早晨起来钟离文、钟离武上村口等着去,“大王怎么还不来啊。朝廷得派人来啊接我妹妹来啊,多体面啊多壮门面哪。”等着吧,从早晨起来等等到晚上,没来。老头心里边还挺纳闷,“这怎么没来呢。”全村人还劝,“没事啊,老爷子不要紧的,保不齐宫里面事多没来,我们再吃一天吧再吃一天吧,无所谓无非多吃您顿饭。”老头说:“那是,吃顿饭无所谓,给大伙添麻烦。再来吧。”告厨子炒菜。转过天来五月初二又等,早上起来等到半夜还是没来,老头挺……“还是没来呢。”街坊劝他:“不要紧的不要紧的,大不了吃您一顿吧。”“啊,博码高手坛制药巨头们的药物研发投资回报率已从2010年的%下降至2,吃吧吃吧。”第三天早上起来村子口“呜哩哇……”嚯全村轰动“来了!”上村口一看——出殡的。又回来了,大伙还劝呢:“老爷子,没事。我们就吃您……”“走走走!都回家吧,都回家吧!你们吃一顿我受得了吗!”怎么办呢,连等了五、六天,没来人接。老头说:“怎么样哎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你们非得抽风听她的,怎么可能呢,皇宫里用她干嘛呀对不对。再说回来齐宣王跟前有的是那武艺高强的人呢也不用她出去吓唬人去是不是。她能当娘娘?她能当娘娘我能当国太!你们知道么!不能!”半夜里边这位姑娘睡不着觉了,“不行!他不要我不行。不要我我找你去,我得问问你为什么没接我!”把自己的东西准备好,前后俩箩筐弄一扁担里边什么铁锹啊、鞋底子……她这鞋底子这么大个儿,铁的当武器使唤。都挑得了“走!”由打家出来“噔噔噔噔噔”赶奔临淄城。”

  接演长篇单口相声《丑娘娘》,这个人要是一丑啊,比这个俊啊还受人注意,不光受人注意,连妖精都怕她。深宫内院夜半子时,“噌愣愣”一声,烟雾缭绕蹦出一妖精来,长得这个寒碜哪,狰狞恐怖,难看。没想到这妖精敲着这位无盐娘娘当时就愣了,这个妖精的内心起了一种悔过的心态——要学好!转身就跑啊,娘娘不干哪,啊口口声声你是妖精长这么好看,不许你打着妖精的旗号再骗人!前边跑后边就追把这妖精吓得呀,“救命啊!有鬼啊!”一前一后这两位在深宫内院可就跑开了。皇宫内院这房子是不计其数,单说昭阳正院也得百十来间房子,好,出了这屋进那屋,打这门出去奔那窗户两道火光,整个昭阳正院俩妖精打起来了。这通乱哪,整整追了大半宿。天都快亮了蒙蒙亮了,这妖精实在没劲了,“咕咚”就跪下了“我错啦!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我改了!我明天蹲在皇宫门口当上马石都行。”娘娘不干哪,娘娘很有正义感哪:“非打死你不可!”妖精站起来就跑啊,跑来跑去宫门以外有一个八宝琉璃井,来到这儿了一道火光“刺溜”一下子这妖精就钻进去了。娘娘站的这一瞧“呀,它可跑了。”这可不行,上天追你凌霄店入海追你水晶宫,佛爷头上金翅鸟拔你顶门三根翎!咱俩这仗没完!正准备下去了耳边厢“噔噔噔噔”脚步声音来了一大帮宫娥太监殿前的武士都来了。怎么呢,天亮了。其实头天亮好些人就知道没人敢过来,这会一瞧天也亮了而且来说影影绰绰觉着这个妖精呀跳了井了,娘娘站在井边这儿掳胳膊挽袖子正打算往下走呢。呼啦超全过来了,拦着点:“娘娘,娘娘,穷妖精末追呀。”

  “不是,不是那个词儿啊,原来这个词儿叫穷寇莫追现如今换了妖精了,杀妖精不过头点地雨过地皮湿。娘娘您给它留一个机会吧啊?”

  “不成!我得下去,我要瞧瞧它到底呀它是什么变的,看看它有家大人没有!我得找它去!”

  这儿说着呢,耳边厢听得脚步声音,文武群臣簇拥着这位齐宣王来了。齐宣王啊,刚刚睁眼,有太监来报,说:“启禀大王千岁,昭阳正院出了事儿了国母预见妖精了。”

  “哎呀我的娘,走啊咱们赶紧去看看给妖精加把劲儿去。”来到这儿一瞧啊,娘娘正准备下井呢,齐宣王很高兴啊“让她下,快……快……快……你你……下井,你不是要抓妖精么?”

  “好,我下去可以。我探一探妖精到底是什么变的,为了我大齐国江山社稷我今天下井捉妖。可有一节,大王千岁,你要应允我这三件事。”

  “好,列位文武大人,倘若说有个一差二错回不来,没别的,望你等大家赤胆忠心辅保我大齐社稷。文武群臣真有这眼窝浅的,眼泪都下来了:“娘娘啊,您多保重啊。”宣王直摆手:“你说这个干什么,说这个……给你吧,天不早了,快去吧。祝你成功,快点吧。”

  娘娘站起身来来到井口这儿,使劲的往下蹭。娘娘太胖了比井口都胖,蹭了半天“咕噜”一下子人就下去了。把宣王乐的“哎呦我的娘哎,把井口盖上快点!再等她回来快点!”

  有人过来弄过几块青石板嘁哧咔嚓把井口盖上,又弄了很多土把这块堆好了上边又种了几棵花椒树,据说花椒是辟邪的,都弄好了宣王踏实了。“哎呀呵,俺的娘,两世为人啊。我是又活上来了,走吧,中午跟厨子说弄点面条咱们庆祝一下吧。”

  齐宣王走了。再说这位无盐娘娘,顺着井口往下走开始啊这个道儿很窄,走着走着是越走越宽越走越宽,再往前是平坦大道。“嚯,这是什么地方呢?”猛然间瞧见前边有一团火光娘娘乐了,甭问哪,这就是那妖精哪。“嗨!大胆妖孽,哪里走!”往前追。

  前边这火光啊,真是这妖精,这妖精一回头:“呵,你有完没完哪你!”“喏喏喏”往前就跑啊就敲一团火光都瞧不见身影了,火光里边隐隐约约传出来抽泣的声音。妖精一边哭一边跑啊“哪有天理呀?!”往前走娘娘后边追,按现在钟点说跑了有半个来小时吧猛然间前边,嚯,越来越宽敞有一块平坦之地两旁边哪种的各种的树,什么都有,槡柳榆槐啊,呵!而且前边有一所大宅院,门分左右,这股子红光“呜”进去了。娘娘一瞧,嘿甭问了,这个妖精哪这是它们家,我得进去,不管是大妖精、小妖精、花妖精、麻子妖精各式各样的今天到我手里谁也好不了,把你们都掏出来!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doug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